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四十五章 一次试探(下)
    ,

    那家伙意外地还挺有一手的。方鸻看着那个方向有些惊讶地想到,自己虽然给出了足够多的信息,但要在这么短时间内把人协调起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仪式法术可不是说着玩的,作为艾塔黎亚最高大上的魔导仪式之一,不是随随便便找几个路人魔导士就能玩的转的。

    这说明协调人的水平肯定不差。

    不过有人抢了风头,方鸻是一点也不介意,因为七海旅团眼下最需要的正是低调,有人帮他们吸引目光,他才是巴不得。

    再说在这样的战场上,大面积杀伤敌人才是吸引人们目光的不二法则,以他们这个小队的构成,也没这个能力。

    晶析兽在左翼战场上严重受挫,虽还不至于溃散,但至少攻击力度一时间大大降低了。

    方鸻见状也放下手来,不打算让狩龙人投入战斗了:看样子这波攻击其他人能挡下来。

    虽然那边帕帕拉尔人叫得好像有人要杀了他一样,“我们的钱啊,我们的树叶啊,老天爷,罗曼女士,伊莲大人,塔罗斯在上——还有那边的炼金术士,全赖你把信息告诉他们了!”

    他已经语无伦次了。

    但方鸻对这人的夸张已经习以为常,之后还有的是战斗,他不如省点精神来应付意外。

    他抬头看向远处。

    他的目光越过防线的中段看向右翼,那里蓝色的潮水正漫过枯萎林地外的开阔地带。

    列成阵线的铳士一排排开火,火光夹杂在烟雾之间依次闪现,弹丸穿过前排的树人之间,在蓝色潮水之中,幽然绽放出一朵朵的水晶之花。

    失序爪牙翻滚着倒地,转瞬即淹没在浪花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水晶的浪潮继续向前,然后遭遇了第一道障碍物——一道荆棘树墙。它们前进的速度一慢,魔导士与元素使的法术、铳士的第二轮射击立刻铺天盖地地砸下来。

    大约有三分之二的失序爪牙穿过了这道防线。

    它们经过河滩,迎来第二轮法术洗礼,而铳士们也开始第三轮射击。

    接着是迎着河滩大步走上去的灰树人,它们几乎是这场大战的主力,挥舞着枝丫将那些水晶生物一片片抛起来,摔得粉身碎骨。

    借着挡在前面的灰树人壮胆,选召者们也杀了上去,战场上的两条战线终于撞在了一起。

    蓝色的潮水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战斗仍未结束,但方鸻知道第一波攻击锋矢已经消失了。

    荆棘前线挡下了第一轮进攻,水晶应该也得到了想要的信息,第一回合的交手应该说双方都还算满意。

    但真正的凶险还在后面。方鸻已经看到了那些正在走出林地的幽蓝影子——它们仍是失序爪牙,但已不完全一样了。普通的失序爪牙长得有点像是一位削瘦的人类,但苍白的水晶面容上没有五官,只有一片空白,它们也不用武器,只用尖利的爪子作战。

    但此刻浮现出的这些失序爪牙中,出却现了一些手中握着晶状短矛的个体,引起了方鸻的注意。

    战场左翼的战斗是最早告一段落的。失序爪牙的第一轮攻击重心本来就不在侧翼,加上翠野组织的仪式魔法有效遏制了它们的攻势,在树人们上去之后,左翼的战局实际上就已经解除了威胁。

    方鸻甚至没有出手。

    他只通过发条妖精在寻找着潜在的威胁。

    树林之中有了新的异常的动向,密密层层的幽蓝之火正在枯萎的林地之间闪现,汇聚成河,在向侧翼的方向聚集。

    方鸻即时向公共频道之中公布了这一点,但频道中这时传来几个陌生的声音:

    “大神,你是说它们接下来的攻击重心在侧翼?”

    “那我们左翼的压力会不会很大?”

    方鸻正略有一点意外,这时翠野的声音传来:“兄弟,这是我们这一边防线上的几位团长,我把他们邀请了进来,你不介意吧?毕竟眼下这一波攻击只是开胃菜,接下来的攻势肯定更加难顶,大家齐心协力才好扛过这一关——我已经和他们说好了,事后会把战利品分我们一些的。”

    频道之中的几位团长纷纷应是,虽然他们对于方鸻的能力还将信将疑,但语气之中还是不乏恭维之意。反正恭维又不要钱,但一位优秀的战斗工匠可太难找了。

    翠野又向他发了一条私聊信息过来:“我给你打的广告,怎么样,够朋友吧。他们看到我之前的操作,就明白我在林地里有眼了,这些人精明得很。”

    方鸻摇了摇头,虽然翠野此举有些多此一举,不过他倒也无所谓。左翼更安全,他们也更安全,整条防线也更安全。

    他想了一下,又在频道中提醒众人小心失序爪牙之中可能会有远程攻击的个体存在,众人皆应了一声。

    战场上晶析兽的攻势已经零散。

    这时阵地之上又传来了此起彼落的声音:

    “第二波攻击来了!”

    “第二波攻击来了!”

    森林的边缘再一次冒出了蓝色的火焰,这一次出现的失序爪牙数量更多,队形也更齐整。方鸻所看到那些独特的个体最早走出林地,列成一排,然后举起手中的短矛来。

    隔着一两百米,甚至还看不清对方手上的动作,但在发条妖精的视野之中,这一幕却异常分明。

    “小心投射!”方鸻大喊一声。

    “如果施法者等级在十七级以下的,建议使用多重护盾。”唐馨口快地补充了一句。她虽然不想理会这些人,但这是她哥在指挥,她可不想方鸻在外人面前的形象有一丝毫的差池

    ——虽然可能已经有很多差池了。

    早得到提示的姬塔将手从魔导书上举起,支起一张六边网络,大猫人也丢出一个神圣护盾。这时那些奇特的失序爪牙齐齐向前一步,手中短矛用力向前一掷。

    左翼阵地上同一时间闪烁出数个护盾,幽蓝色的护盾在张开的一刹那,其上便绽放出剧烈的波纹——短矛尖啸着划过战场上空,与其相撞,最后化作一片水晶粉尘。

    但那些没有来得及张开护盾的队伍可就惨了,不少人被水晶短矛贯得横飞出去,或者连穿好几个人,在阵地上带起一片片代表着复活的白光。

    方鸻一眼看去,这一轮攻击选召者一方至少损失了二三十人,但那些白光一多半是向着灰树林的中心去的,他看到这里不由放下心来。

    看来果然是财帛动人心,这些人这时还选择在这里复活,唯一的目的肯定就是为了树人们的奖励了。

    他第一次感到翠野将其他人拉进频道是一个明智之举。在这样的战场上只顾自己的团队是没有意义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若是其他方向减员得太厉害,七海旅团一样会直面压力。

    但各个团队之间还是有不同程度的减员,一方面是低估了敌方投矛的威力,一方面也有一些人对方鸻的话将信将疑,并未采信。

    而七海旅团对于他们的团长自然是无条件信任,两层护盾挡下了绝大多数攻击,十多支长矛中只有一支刺穿了护盾,但狮人圣骑士随手一剑便将之挡开了。

    频道内又传来翠野的声音:“哇,刚才的声音是谁,美女也太给力了,全靠你和大佬提醒。对了,是嫂子么?”

    唐馨脸都青了,抓着通讯水晶一字一顿:“我—是—他—妹—妹。”

    “喔喔,抱歉抱歉。”

    方鸻有点心虚地看了后者一眼,但却正好对上希尔薇德笑吟吟的目光,他一时间不由有点不好意思,抓了抓头发。

    他当然听出对方这么夸张,其实是在帮他竖立权威——或者说,巩固广告效果,只有他表现出绝对的实力,其他团队才会心甘情愿与他们共享好处。

    他几乎可以肯定,那家伙肯定在其中有抽成的。

    当然方鸻其实也不太在意这点收益——好吧,其实还是有些在意——只是相较起来,还是把整个左翼防线上的力量整合在一起,更符合此刻七海旅团的利益。

    比起收益来,他更在意的是风险可控。

    一轮齐射之后,失序爪牙的攻势又回到了之前的节奏中。

    只是它们的数量比先前更多,黑压压一片,而后面那些掷矛的失序爪牙在投出长矛之后也并未向前推进,而是仍旧待在林地的边缘。

    并且它们很快转过身,向林地之中走去,只片刻之后再出现时,方鸻发现这些投矛手手上又出现了短矛。

    这不由引起了方鸻的注意。“注意那些投矛手,”他提醒了一句,“它们更换了弹药,可能还会有后续攻击。”

    “得想个办法解决掉那些东西,否则让它们这么无休止地攻击下去,我们的伤亡可承受不了了。”频道之内,各团长们也讨论了起来。

    “那个距离上只有游侠能够得上,但我们这点游侠与对方相比也太少了,两三个人集火未必能秒得了一个,前提还得要射中才行。”

    “唯一的办法是将阵线前推,延长铳士们的射击线,这需要用魔导士来开辟战场,并且联系树人们继续向前推进才行,它们才是主力。”

    “我来想办法和它们联系,”翠野这时再一次开了口,“我认识它们的长老,但魔导士需要维持护盾,我们得搞清楚它们的攻击间隔才行。”

    “交给我吧。”方鸻答道。

    “那麻烦大佬了。”众人齐声应道,经过了之前一轮攻击之后,这会儿已经再无人质疑方鸻的能力。

    方鸻也不犹豫,右手依次按下束带后面的几个扣环,挂在上面的发条妖精一只只落下去,然后在他左手操控之下振翅飞起,悬停在半空中。

    为了不引人注目,他让这些发条妖精贴着地面飞远,然后再升高飞向远处的林地。由于过程隐秘,几乎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一幕。

    多个发条妖精组成的侦查网很快让方鸻的视野开阔起来,他只让一部分银蜂继续留在战场上空,另一部分则继续向枯萎林地之内推进——并降下高度。

    没多久,他便在森林之中察觉到了秘密。

    他发现这里出现了一种奇特的晶析兽,长得有点像是之前他们见到的那种螃蟹,但它没有大螯,似乎也没有攻击能力。

    它们只是在这里不断制造水晶短矛,然后将之从口中吐出来,交到那些普通的失序爪牙手上。

    方鸻这才明白,那些特殊的失序爪牙个体是从何而来。

    他立刻意识到,解决那些投矛手并不是关键,这些晶析兽可能才是问题的核心。他马上把这些晶析兽的位置从树林之中标记出来,告诉众人道:

    “它们在这些地方制造投矛手,你们想办法攻击这些位置。”

    “这么远,那我们先前的办法恐怕不成了,”有人立刻答道,“铳士和游侠也打不到那么远的距离。”

    “我们可以用仪式法术,我记得仪式法术之中有一种增加法术射程的,那是战术魔法的前身。”

    “那我们就得分几个小组到后面去组织法术仪式,谁能组织,而且眼下怎么分得出人手?”

    这时翠野的声音再一次传来:“给大家一个好消息,树人们同意向前推进了,并且他们还会再投入一些有生力量。我也和其他方向上的几位指挥官联络过了,他们也察觉到了问题,打算配合树人打一次反攻。”

    “单纯的防守不是办法,我们得让对手不那么安逸才行。”

    众人俨然有了些默契,很快达成了一致。当然战场上的主要力量还是树人,树人愿意投入更多的兵力,他们自然才可以多干一些事情。

    灰树人们欠缺的是远距离、大规模的杀伤性能力,但它们是很好的战士与肉盾,这方面正好与选召者们可以配合,让选召者一方相较于晶析兽等级较低的施法者与射手,也可以发挥出应有的实力。

    一排排树人从身后的金色森林之中走出,穿过选召者的防线,步入战场之中。

    前方晶析兽正与人类、树人的联军厮杀在一起,围绕着河滩一带展开了争夺战。

    而翠野将自己这边的思路分享了下去,也取得了联军的一致同意——几乎所有团队都把魔导士专门抽调出来,放到后面去准备仪式法术。

    而方鸻虽然不想出风头,可标记出高威胁目标的责任,还是不可避免地落在了他身上。

    他一刹那之间便收到了几十个连接请求,好在倒不需要他亲自动手,翠野便一一将整个防线上所有的指挥官与团长拉了进来。

    不过除了左翼防线上的选召者们,并不是每个人都信任他的能力——频道之中并不只有他一个战斗工匠,还有来自于其他公会与团队的炼金术士也连接了下来。

    大家倒是没什么废话,一进入频道就开始各自寻找自己的目标——眼下的情况也不允许他们有时间彼此攀比什么,晶析兽已经准备好下一轮攻击——而眼下魔导士已经被抽调了大半,剩下人不可能护得住所有人。

    他们必须赶在伤亡不可接受之前,抢先结束战斗。

    因此这时用实力证明自己,便成了最好的选择。

    方鸻有意让自己表现得不那么突出,但可惜这由不得他,他不可能放任投矛手攻击的情况下,故意拖延时间。

    于是众人们便看到了一幕奇景。

    不同的工匠在视野之中留下的标记的颜色各不相同,但其中同一个颜色的标记正一个个变得明亮起来,并很快异常显眼。

    一开始这样的标记还只是出现在战场的左翼,但随后便逐渐向中央与右翼的方向蔓延过去。

    没人知道这个标记的主人是怎么做到对整个战场的监视的,更没人明白这些标记背后,代表着多少发条妖精,正从枯萎的林地之间呼啸而过——

    但每个人都不由有点怔神。

    “乖乖。”

    翠野也忍不住咂了一下嘴,心想自己究竟无意当中找来的这个家伙,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存在。该不会是十大的某个大神战斗工匠,在这里扮猪吃老虎罢?

    “这谁啊?这家伙不会是在这里装逼,在忽悠我们吧?”

    但当然有人心存怀疑。

    可普通的团队也就罢了。

    圣白之石,hydra与暮色公会的人早就让自己的战斗工匠下去检查过了。那些战斗工匠一个个都带着匪夷所思的神色回来了,然后摇了摇头。

    表示他们检查的每一个标记都是真实的。

    不过起先的震惊之后,战斗工匠们立刻用眼神传递着一种莫名的神色,他们几乎一致认为,是有某个大神级别的战斗工匠在这个战场之上。

    能和十大公会的顶尖选手一同作战,岂不是与有荣焉,说出去都可以吹嘘半年。

    而随后排的树人也进入战场,仪式法术也宣告准备完毕,荆棘前线之上总算吹响了反攻的号角。

    金色的林地之中,魔导士们齐齐举起了手中的法杖。

    在高亢的吟唱声之中,以太的力量通过仪式的传导汇聚在一起,并通过复杂的公式,折跃至千米之外的一个坐标之上。

    在枯萎林地的上方,在每一个工匠标记出的位置之上,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一个个法阵正在徐徐展开。

    阵地之上,所有的护盾同时一收,那些突击职业第一个冲出阵线,双手持剑,高喊一声:“玛尔兰在上!”

    或者以战士之神,厄契德的名义——

    战场上仿佛暗了下去。

    因为有一道道刺眼的光芒正越过开阔地带的上空,它们穿过那个法阵,犹如流星一样坠下,并带来刺目的太阳一样的闪光。

    森林之中的晶析兽一头头被这样的流星击中,化为齑粉。

    高大的树人们越过了河滩——

    魔法的光芒与铳士的弹雨在它们前方进一步向前延伸,晶析兽第一次开始退却,这让方鸻略微有些意外。

    他原本以为水晶的攻击应该更坚决一些,虽然它损失了一些高阶晶析兽,但从战场的局势上来看应当还远未到强弩之末的时候。

    树人的反攻只是为了稳住阵脚,并瓦解对方的远程威胁,但没想到却取得比预料之中更好的结果。

    晶析兽们的攻势似乎正在动摇,虽然动摇这个词,用在构装生物上可能有一些不那么准确。对于没有心智的它们来说,只存在于能否继续战斗下去两种选择,而没有动摇一说。

    真正的动摇的,只有可能是它们背后的存在。

    方鸻不太放心地让自己的发条妖精进一步向前开拓视野,但他很快发现了水晶组织的第三波攻势。

    山谷之中,幽蓝色的火焰之间,出现了一些高大的晶析兽,不出意外,那些就是他们曾经见过的那些大螃蟹——失序守卫。

    看来水晶真是决定孤注一掷了,它的攻击远比想象之中要软弱得多,但若对方真只有这么一点力量,绝不至于让树之心穆恩亚里特如此担心。

    还是说,难道这只是一次试探而已?

    不过无论如何,他还是把自己看到的信息传递了下去。

    而为了不暴露自己,方鸻仍旧选择了用文字而非语音的方式。

    这会儿频道之中已再无任何人质疑他的权威,以至于他在频道之中那个临时id,columba,在人们心中也成为了某个战斗工匠大神的马甲。

    至于是谁呢,或许是elite或者弑神者公会的某位,只有这两个公会的人才会那么无聊。

    前者是公会属性如此,后者的战斗工匠团队几乎皆是有那个个性古怪的冥培养出来的,同样的个性古怪。

    “第三波攻击到了!”

    “第三波攻击到了!”

    于是战场之上传令的声音,一时间此起彼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