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第一狂妃 > 第3742章 破!
    ,

    张钰就像是发狂的猛兽。

    他身为玄灵榜三十位,劲道很强。

    小香不是修炼之人,哪里抵挡的了这样的暴打!

    转眼间,小香头破血流,跌在城墙。

    而被头部砸过的城墙壁面上,是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

    张钰的手碰了碰自己唇部的伤口,触电般猛地把手抽回,疼得倒吸了冷气。

    “贱蹄子!敢算计我?!”

    张钰强掳民女这么多年,何曾被这样欺负过?

    张钰抽过了旁边的铁棍,猛然打向了小香,似觉没有过瘾,一脚一脚踢了过去。

    小香的下颌骨被谭世掐得裂开,说不了话,只能发出痛苦的悲鸣声。

    谭世休心里很不舒服,看不下去了,索性继续看着城门前的黑夜虚空。

    假装没有看到,没有听到。

    这个叫做小香的女子,已经彻底激怒了张钰,肯定会被张钰活活折磨致死。

    张钰又一脚踢了下去,正中小香的面门。

    而后便见张钰蹲下了身子,拽着小香的头发,迫使小香扬起脸:“贱蹄子,不是有劲咬人吗?来,咬!”

    小香有气无力,奄奄一息,她的头部在张钰的手中有些摇晃,用尽力道,狠狠瞪了眼张钰。

    张钰哈哈大笑。

    刺啦。

    小香肩上的衣裳被撕裂掉,露出了圆润饱满的香肩,锁骨若隐若现。

    “真美啊。”

    “都给我过来。”张钰面色发狠。

    城墙上的士兵们都围绕了过来,像是一条条毒蛇,看向小香的眼睛里闪烁着幽绿的光。

    “不必客气,一个婢女而已,弄死算我的。”张钰说道:“你们都是我张钰的兄弟,是自己人,好东西,我肯定少不了你们的。”

    小香的脸上龟裂开了惊恐之色,见此,张钰非常的满意。

    她越痛苦,张钰越高兴。

    张钰挑起小香的下颌,凑近她:“真是个不听话的东西,你如若是乖乖听话,好好伺候本将,本将绝对不会亏待你。可你不知好歹,敢伤本将,那便……”

    “欢迎……来到地狱……”

    张钰笑得满面森然。

    小香染血的双眼,透着淡红的薄雾,看见了朝她走来的士兵们。

    都是体格健硕,五大三粗的成年男人。

    这些士兵们长年累月在外作战,多是孑然一身,可能一年到头,都摸不到姑娘家的手。

    如今有了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对于他们来说,这并不是一件罪大恶极的事。

    张钰冷眼看着士兵们距离小香越来越近,犹如一群猛虎围剿了落单的绵羊,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张钰靠着城墙,双手环胸,忽然道:“不能弄死,给我留着一口气,要她,生不如死。”

    谭世休终于受不了良心的谴责,走至张钰的身旁,低声说:“张将军,罢了吧,你乃堂堂大丈夫,金甲卫将领,不该与一个女子计较。”

    张钰看了眼谭世休,目光深寒:“谭兄,你是在教我做人做事?”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件事情,不必如此。”谭世休道。

    “不必如此?”张钰指着自己唇上的裂痕伤口:“谭世休,你好好看清楚,这是什么?!”

    谭世休抿紧了唇,看了眼小香。

    小香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向他发出了求救的讯息,睫上血珠,眼中泪光。

    救救她。

    谭世休心被触动。

    他心中,是爱慕这个女子的。

    那日一见,惊鸿一瞥,宛如仙子。

    张钰知道他的想法,还特地跟海棠领主讨要过这个人,但海棠领主没给,说是以后要留给自己当媳妇的。

    夜夜难眠,魂牵梦绕。

    如今,她出现了,却是这样的悲惨。

    谭世休的双手猛地攥紧。

    最后,他挪开了头,继续望着前方的夜。张钰笑着拍了拍谭世休的肩膀:“谭兄,这就对了,谭家军和金甲卫永远都不会分家,你我永远都是情同手足的兄弟!女人是随时可以换的衣裳,算不得什么东西,你若想

    要,我府上的美女佳人们任你挑选。”

    小香眼中的光,没了。

    她靠着城墙流着血,竟露出贝齿笑了。

    士兵的手,靠近她。

    砰!

    巨声响起。

    一个重物从天而降,摔在了城墙,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是一个人,被丢了下来,正趴在地上。

    这人身上穿着,玄清军队的服饰。

    谭世休和张钰对视一眼后,张钰蹲下身把那人提起来,让人看见了他的脸。

    章余!

    “是章将军!”张钰皱眉:“他不是在挖掘玄灵气矿吗?怎么……”

    倏然间,张钰、谭世休两位玄清军主好似察觉到了什么,猛地仰头看去,两个人瞳眸骤然紧缩,一片震撼之色!

    只见深夜苍穹,明月星辰,那半边天上,全都是气势磅礴的飞行魔兽。

    飞行魔兽羽翼展开,悬浮在空,遮天蔽月,其身庞然如山,挡去皎洁似清辉的白月光,遮下的阴影覆盖在长安城的城墙上!

    为首的飞行魔兽,乃是一只青鬃麟雁,躯是大鹏的十倍!

    青鬃麟雁的背部,身着红衣的女子伫立其中,于幽幽冷风中,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城墙上的他们。

    在她的身旁,还有一个男人。

    青鬃麟雁至此,海棠领主才看清了城墙上的景象。

    他的小香香……

    海棠领主双目发红,爬满血丝。

    小香仰头看着他,伤口流血的脸,浮现了一丝笑。

    “张钰,你这个畜生!”海棠领主大声吼道。

    能对一个女子下如此狠手的,除了张钰,还会有谁?

    “海棠王,你还是来了。”张钰眼神阴沉。

    “你还是人吗?这种事你都做的出来?”海棠领主只恨自己一身修为尽数被玄清给毁掉,否则,这张钰何至于在他的地盘上耀武扬威,鸣鸣得意?

    海棠领主甚至都不敢从飞行魔兽跳下去,以他现在的修为实力,一旦跳下,别说去对付张钰了,只怕还没到张钰面前,就要摔得粉身碎骨。

    海棠领主看着受伤的小香香,头一次觉得自己是这么的无能,这么的没用!

    他不敢去想,若是他再晚来一步的话,会是怎样的局面……

    小香香虽然只是一个婢女,但在他身边吃香的喝辣的,就差没当成正宫娘娘来宠了。

    是他无能!

    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

    “啧……”

    张钰嘲讽地笑:“海棠王,不过一个婢女而已,没了就没了。”

    张钰走到了小香的身旁。

    刺啦。

    又一声响起,却见张钰把小香香另一侧肩头的衣料也给撕碎了。

    小香香衣衫不整,眼尾挂着泪珠,犹如砧板上的鱼肉,任由张钰翻来覆去。

    张钰揪着小香香的头发,把她提了起来,吊在了手中。

    张钰的另一只手轻放在小香香的腰封,只要将腰封解下,这件已经破碎的衣衫,就会彻底的离体!

    小香香感受到无边的凉风,看着天穹飞行魔兽脊背的海棠领主,小香香却是没有了恐惧,流血红肿的脸颊,发红的双目,都是安详宁和。

    她的王来了。

    “海棠王,你说,我若是解了这腰封,那会是怎样的……美丽?”张钰状若癫狂,如一个疯子。

    海棠领主怒吼:“张钰!你敢!我必屠你满门,挖你祖坟,毁你族谱!”

    张钰发出了大笑声:“你这是在威胁本将?”

    张钰的手抓着腰封扯了一下,腰封已经松开了,再扯下去,衣衫会掉的。

    “放下她。”

    空灵清寒的女声响起,蕴满了帝王的森寒气势!

    张钰望向了轻歌。

    红衣银发,美艳决绝。

    一百零八陆中,只有女帝如此。“连夜女帝都惊动了。”张钰眸色微狠,一阵戾气:“夜轻歌,我奉劝你不要参与这件事,这是玄清和海棠两陆的纷争,与你联盟无关。若是惹怒了玄清王,也不知道你那才

    经历了深渊之火天劫的联盟,还承不承受的住我玄清军队的铁骑!”

    “我说……”

    “放下她!你听不懂吗?”

    轻歌语气冷寒,眸光清幽,掠过一抹戾色。

    张钰笑了,虽说三十头飞行魔兽上有许多强者,甚至还有在玄灵榜前面的。

    但谭家军和金甲卫占领长安城后,就拿出了玄清领主所给的护城禁制,有护城禁制在,夜女帝这些人是绝对靠近不了他们的。

    所以在护城禁制的保护下,张钰可以为所欲为。

    看见海棠领主的脸因愤怒恨意而扭曲变形,张钰有着极致的快感。

    “夜轻歌,你是联盟的女帝,不是我张钰的女帝!我,是信奉玄清王的!”张钰大声道。

    忽然,张钰脸上的表情彻底地凝固住了。

    只见女帝轻抬手,淡声说:“阿柔,破了这禁制。”

    “是。”

    阿柔盘膝坐在飞行魔兽之上,紧闭着双眸,凝结出一道阵法。

    攻城阵法!

    新的阵法,气势可怕,在长安城上凝结。

    攻城阵法形成后,直截了当往下冲击。

    长安城池上方的护城禁制感受到危险,泛起了幽蓝色的光。

    一层冰霜护城禁制,赫然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破!”

    阿柔睁开明澈灵动的双眸,娇喝一声。攻城阵法宛如一头火龙,直冲而去,猛地撞上了冰霜护城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