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295章 甜甜
    ,

    他意味深长的问道:“拒绝了之后呢,项雪薇怎么做的,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这样吧,你只要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你接下来被胁迫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相信小叔也不会追究,毕竟,你是被胁迫的,但是你不肯说,说明你还没有认识到错误,那,不好意思,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穆婉的人,我相信,小叔也不会再留一个……不知道悔过的人。”

    曾叔惶恐地看向项上聿,眉头拧了起来,像是在揣测项上聿的心思。

    项上聿只是笑着,笑的雍容,却也淡薄。

    曾叔看向穆婉,

    穆婉也看向曾叔。

    本来,她不想先处理项雪薇的,因为她觉得对她来说,重要的事情是兰宁夫人的事情,那个赌约。

    但是她没有想到,项上聿这架势,是要动项雪薇了。

    曾叔再次低下了头。

    “说吧。”项问天沉声道,眼睛眯了起来。

    曾叔从小看着项问天长大,项问天什么性子,他清楚的很。

    当项问天的声线冷成这样的时候,也就说明,他已经在耐心的极点了。

    “大小姐那里,让我物色了一个女孩,把那女孩送到了大姑爷那边。”曾叔说道。

    “什么!”项问天很震惊,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平静地穆婉。

    她只是深邃地看着曾叔,沉默如斯,好像说的,并不是她的事情那般。

    曾叔已经开口了,就不准备再藏着掖着了,看向项问天,继续说道:“那个女孩就是何莲,大小姐那边没有想到,大姑爷爱上了何莲,然后等何莲生下了孩子,就把她赶走了。”

    “呵。”项上聿轻笑一声,“只是赶走吗?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

    曾叔震惊地看向项上聿。

    他之前看项上聿的眼神,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但是也带着侥幸的心里,毕竟,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六年了,那个时候的项上聿还刚出生没多久,他是不可能知道的。

    他还是低估了项上聿的能力。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曾叔问道。

    “这个女孩是你找来的,你应该知道女孩是什么地方的人吧?”项上聿问道。

    “知道,大小姐让她走的时候,我还给了她一千,让她好好生活,那个时候工人的工资一个月才100。”曾叔说道。

    “你送她到哪里?船上?”项上聿问道。

    “是。”曾叔真的好奇,项上聿是怎么知道这些陈年往事的。

    “那你知不知道,项雪薇身边还有一男一女消失了?”项上聿问道。

    “我当时只是先生的老师,并不管理府中的大小事务,佣人的事情,也不是我管,所以我并不知道,你这个意思是,何莲已经死了?而且是被大小姐杀死的?”曾叔问道。

    项上聿勾起嘴角。“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当时的行为,被人看到了。”

    曾叔眼中闪过恐慌,审视着项上聿的眼睛。

    项上聿沉淀的好像是泰山一般,太过坚硬,也太过强大,岂是曾叔能够看透的。

    “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项上聿拨打电话出去,命令道:“把他带过来吧。”

    “我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是真不知道,我以为她回乡下去了,我把她送到了船上。”曾叔慌张的解释道。

    “那我问你,把她送到船上,是你的注意,还是项雪薇的注意,你想清楚了,说事实。不然,我也救不了你。”项上聿冷冰冰地说道。

    “是大小姐让我送她走水路的,说是水路方便一点,让我把她送到了船上。”曾叔说道。

    “你就没有想到,项雪薇特意让你送她去船上是为了什么吗?而且,那个时候,走远路的船其实不多,所以,她能在船上安排好了人,船开启,四下无人的时候,她的人就可以把那可怜的女人推到水里,淹死。”项上聿冷冷地说道。

    “我确实没有想到她会下杀手,我真的以为是送她离开,没有必要杀她的,后来,我越想越不对,就找了去女孩的家乡看,那女孩果然没有回去,我就让人留了三千元,我也担心她是有了不测,那女孩人品很不错的,不会无缘无故不回去,当然,我也怀疑,她回来找大姑爷了,但是并没有。”曾叔解释道。

    项上聿起来,坐回了椅子上,又拿了桌子上的桔子慢条斯理的剥起来,丢了一个到自己嘴巴里后,把剩下的桔子递给穆婉,“甜的。”

    穆婉听到他说这句话,心里也有种甜甜的感觉。

    项上聿看向曾叔,“说说前段日子项雪薇找你做的事情吧。”

    项上聿勾起嘴角眼中闪过一道厉光,“比如,湖边小院的那次晚上。”

    曾叔心里咯噔了一下,瘫坐在了地上,看向穆婉。

    穆婉还是平淡的好像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

    项问天也反应过来了,看向穆婉,问曾叔道:“婉婉是何琴的女儿?”

    “是。”曾叔说道,缓过神来,又跪在地上,低着脑袋。

    “继续,继续,别断了话题。”项上聿说道,把桔子皮丢到曾叔脚下。“我说过,你只要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你也是受胁迫的,我会让你好好的,但是你如果不说,或者可以隐瞒,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曾叔看向桔子皮,头低的更低,对着项问天说道:“大小姐让我去杀少夫人,然后,被少夫人身边的那个黑妹阻止了,这件事情,少夫人也知道,她说,如果爆出来我参与了,先生会有麻烦,因为我是先生身边的心腹,会让人有机可乘的。”

    项问天太过震惊,太过恼怒,眼中腥红,“你这件事情没有跟我说。”

    “老奴知道做错了,不敢说。也知道先生的性子,害怕先生伤心,毕竟大小姐是您的姐姐,对不起,老奴知错。”曾叔磕着头说道。

    项问天握紧了拳头,“我虽然重亲情,也该明事理,把家中的长辈,项雪薇,全部叫过来,该给婉婉的公道,我必须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