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899章 缓解夫妻关系
    ,

    第1899章   缓解夫妻关系

    母亲的声音,让季慕城猛的想起,这个月的确没回家吃过一顿饭,一边是公司事情繁多,一边又是刚认了儿子,正一门心思的讨好他的母亲,季慕城心有惭愧,便只好轻笑回答:“妈,你是不是想我了?”

    “多大的人了,还说这种不害臊的话,你心也太野了,十天半个月不着家,早知道,就不该让你搬出去独住。”唐悠悠对这个大儿子又气又爱,发现他的身上,真的有很多季枭寒的影子,对待工作的认真劲,也继承了十分。

    “妈,你绕来绕去的,不就是想催我找女朋友嘛,好吧,我明天晚上带个女朋友回来给你们看看,也好了却你的一桩心事。”季慕城幽眸往车旁的女人看过去,她正双手插口袋,朝他这边望来,那双清澈的眼神里,好像对他有了一抹关心之意。

    季慕城内心的满足感,蹭蹭往上增。

    夏心念看着男人朝自己望来,她俏脸一热,快速的背过身去,看到旁边有不少的豪车停下,很多家长送小孩子过来上学,很多都是家里的司机代送的,也有不少是母亲和父亲接送,几乎很少有父母一起来的。

    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里,时间对于成功的人来说,都很珍贵,也很短暂,人的心态不一样,看待一件事情也会不一样,如果大家都有时间,一定会想要亲自送孩子来上学吧。

    夏心念转过身,差点撞到男人的怀里,季慕城低沉一笑:“在看什么?”

    “没什么,我们快点走吧,我得去公司了。”夏心念赶紧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季慕城慵懒的坐到她的身边去,他身上沉淀的气质,令他看上去,对任何的事情都把控的很好,气定神闲,从容自若。

    夏心念呼吸一紧,往旁边挪了一下位置,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对 个男人有了一丝好感,可能是看到他对儿子的那份宠溺和耐心,也有可能是他明明不乐意却还提着保温盒去公司给她送晚餐,又或者她收别人的花,他吃醋的样子。

    总之,颜大哥的回归,让她更加明确自己内心的想法。

    原来,朋友之间,是真的不能相爱的。

    夏心念坐他的车到了公司,季慕城眸底染着笑意,温柔道:“下午过来接你,晚上带你跟羽宸出去吃顿饭。”

    “好!”夏心念点点头,好像拒绝不了他的安排。

    季慕城还是挺喜欢她这乖巧的模样,不像之前那般张牙舞爪的想要咬人。

    季慕城的车子刚驶出去不远,夏心念就在大厅处碰到了何嘉轩。

    “心念,我等你好久了,怎么才来公司?”何嘉轩声线温柔,就像当初他们恋爱时,他表现出来的那份绅士感。

    夏心念冷着脸色,淡漠的扫过他:“有事吗?何总。”

    “这么见外干什么,我来找你,当然是有事了,我想要从你这里订一批礼服,我估算了一下,价值在五千万左右,你有没有兴趣接这单子?”何嘉轩为了讨得她的欢心,可算是不遗余力的想要找到机会跟她见面了,正好,他认识的一位俱乐部的老板,他手底下有一批歌舞团需要订制礼服演出,他便打算利用这次机会来找夏心念谈合作。

    夏心念并没有心动,她冷笑一声:“你老婆订的礼服,我还没设计出来,你的订单,我可能没兴趣,你找别人吧。”

    “夏舒然为什么找你订礼服?她没跟我说过。”何嘉轩脸色一变,很不高兴。

    “是吗?那看来你们夫妻之间欠缺沟通啊,何总要是没别的事情,我先走一步了。”夏心念冷笑讥嘲,转身离开。

    何嘉轩盯着夏心念的背影,纤细柔美,叫人心痒难耐。

    这么多年过去了,夏心念气质有了很大的改变,待人接物的态度,也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了,再不是他记忆中那个娇滴滴的废物小姐了。

    “心念,总有一天,你还会回到我身边的。”何嘉轩是一个喜欢挑战的男人,当年他可以把夏舒然哄到手,就一定能把夏心念骗回来。

    夏心念这种冷美人,其实是最适合男人去征服的。

    何嘉轩眼里的不甘心,令他捏了捏拳头,转身快步离开。

    就在她离开不久,一个穿着休闲服的男人背着个背包,从一个柱子后面走了出来,他得意的将手机扔进袋子里,刚才他拍到的东西,应该值点钱吧。

    夏舒然最近很不顺心,夫妻关系又进入冰点,她只好回婆家,打算把两个可爱的女儿接回家里来,缓和一下和老公的关系。

    夏舒然生了两个女儿,大的四岁,小的三岁,她是一年一生的,原本以为连生两个会有一个继承人,可上天像是故意给她开玩笑,连着两年,生的都是女儿,婆家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可暗地里却去找算命先生,算出夏家最近三年都不可能有孩子出生,夏舒然也是从佣人口中知道这件事情的,可把她给气死了。

    虽然她很想再怀孕,但这两年肚子的确没有动静,她快要急疯了。

    两个小女孩,一直被她婆家抚养着,她和何嘉轩每个星期回去住两三天,大部分的时间,他们还过着二人世界。

    “妈咪,妹妹抢我的玩具。”大女儿哭着跑过来找她求助。

    夏舒然没好气的瞪着她:“你真没用,你可是姐姐,怎么能让妹妹抢你的东西呢?自己解决吧。”

    当年怀二胎时,夏舒然就认定是个儿子,可当女儿出生后,她好半天都没理二胎女儿,这将意味着她还要继续生,像猪一样,一直生下去。所以,一直到现在,她对小女儿的感情都比较淡漠。

    “打电话给你爹地,让他晚上回来吃饭。”夏舒然蹲下身来,替女儿理理她的衣服。

    “好!”小女孩立即答应了,拿出手机,跟父亲打了一通电话。

    “爹地说他会早点回来。”小女孩把手机还给她。

    “还是你有用。”夏舒然得意的笑了一声,何嘉轩虽然对她不怎么样,可对两个女儿还是很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