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四千六百九十二章 初到狱界
    ,

    极武邪天在万劫狱柱之上找到狱界通道,一双眼睛剧烈颤抖,惊喜不已。

    聂天眉头皱了皱,心生疑惑。

    以极武邪天的身份和实力,不该是这样的反应。

    即便狱界通道非同小可,他也没必要一副欣喜若狂之态。

    除非,狱界通道还有着别的作用!

    不过,聂天现在也没有时间思考太多,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就只能一往无前了。

    “聂天!”

    极武邪天很快平静下来,低喝一声。

    “嗯!”

    聂天答应一声,转身看了墨如曦一眼,再不耽搁,一步来到万劫狱柱的黑色暗印前。

    面对黑色暗印,他竟有一瞬间的失神,好似神魂被吸入一个无尽深渊一般。

    好在他神识强大,马上恢复过来。

    “我现在打开狱界通道,你只有一次机会,千万不可错过!”

    极武邪天目光冷沉下来,竟是有些紧张,手心都冒出了冷汗。

    聂凡的万劫血木血脉刚刚形成,还不稳定,狱界通道只能打开一次。

    若是聂天错过一瞬之机,那就意味着,无法进入狱界了。

    聂天沉沉点头,神情坚毅。

    而在此时,黑色暗印有了变化,原本灰暗的四周,竟然如水流一般涌动起来,然后孕生出如花瓣的一般的凸起,缓缓张开,形成一个如深渊一般的通道。

    “聂天!”

    极武邪天再次低喝,很是紧张。

    聂天没有答话,而是身形一矮,走入暗黑通道之中。

    就在他身影进入的一瞬,黑色暗印瞬间闭合,然后缓缓消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呼!”

    极武邪天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紧绷的面庞稍稍舒展。

    万劫狱柱的通道,仅仅开启一瞬,若是聂天再迟一点,恐怕会被万劫血木直接碾碎,成为其养料。

    墨如曦美眸微颤,眼角无声地落下一滴眼泪。

    千言万语,都在这一滴泪中。

    在聂天回来之前,墨如曦等人都会留在原始星空。

    这里远离诸天,相对安全。

    同一时刻,万劫狱柱通道之中。

    就在聂天进入通道一瞬,立即感觉到庞大而凌厉的压迫之力。

    他的衣衫,瞬间被撕碎。

    但狱界通道之内的压力,远不止此。

    压迫之力很是诡异,极为强大,同时又如利刃一般,让聂天感觉好似周身空间都变成了钢针,稍稍一动,便痛苦万分。

    几乎一瞬之间,他的肌肤被寸寸撕裂,鲜血狂涌而出。

    “这空间之中的力量,好恐怖!”

    聂天强忍剧痛,一步一步向前走。

    他的武体,本就强于同等级武者,甚至比绝大多数天武圣祖强者更恐怖。

    毫不夸张地说,即便是天外陨铁,深海玄铁这种极为坚硬之物,也强不过他的血肉之躯。

    但,此时面对狱界通道的空间压力,武体竟有些承受不住了。

    由此可见,狱界通道之中的时空压迫,该有多么恐怖。

    “七,八,九……,七十六,七十七,七十八……”

    聂天一步一步向前,每落下一步,心中便默念一声。

    这是一条真正的血腥之路!

    当走到三百多步的时候,聂天几乎感觉到,全身血肉被时空全部吞噬,耳边能清晰地听到骨骼摩擦时空压力的声音。

    但他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向前走。

    “七百六十六,七百九十六,九百九十六……”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聂天甚至感觉到意识有些模糊,但嘴边还在轻声呢喃着。

    狱界通道之中的压力,如同跗骨之蛆,甚至对他的神魂都有极大的伤害。

    接下来,聂天又走了一百多步,全身气力几乎被耗尽。

    “噗!”

    而就在此时,他却是感觉到,突然脚下踏了个空,然后整个人便直直地坠落下去,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聂天终于有了意识。

    他想睁开眼睛,却是感觉眼皮有万钧之重,怎么也睁不开。

    但他的意识已经清醒,在经过数次努力之后,终于睁开了双眼。

    眼前一切,逐渐变得清晰,首先引入眼帘的是辽阔空旷的阴暗天空。

    “我,来到狱界了吗?”

    聂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正仰天躺着,他艰难地坐起来,却是感觉全身针扎似的剧痛。

    他挣扎着站起来,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全身血肉尚在,只是身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血痕。

    “狱界通道的压力,实在恐怖,万幸没要了我的命。”

    聂天猛地发现,自己全身赤条条的,不由得苦笑一声。

    接着,他开始查看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山谷之中。

    “嗯?”

    突然,他发现不远处的一块巨石旁,有一堆尸骨,还有几套沾满了污血的衣服。

    “看来这个山谷是凶兽的巢穴,这些尸骨都是凶兽的猎物。”

    聂天看了看,发现尸骨上有野兽啃咬留下的痕迹,喃喃说道。

    他挑拣了一身勉强还算完好的衣服穿上,但却是一身血腥之气。

    这个时候,也管不了许多,有得穿就很不错了。

    接下来,聂天走出山谷,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恢复了一下伤势。

    “狱界的力量环境,和诸天圣界大相径庭,我的恢复能力也变弱很多。”

    三天之后,聂天身体逐渐恢复,却是忍不住叹息。

    若是以往,以他的武体恢复能力,身上的伤势,最多半天就能痊愈。

    但现在,却是足足用了三天,才恢复个七七八八。

    而且他还发现,狱界的环境与诸天圣界也有很大不同,日夜不是太分明,而且整个世界都处在阴暗之中。

    “不知道这是七大狱界的哪一个?”

    聂天微微摇头,准备先离开眼前的山林,到附近的村庄或城市去看看。

    既然已经来到狱界,那至少要先熟悉一下。

    很快,他便走出了山林,眼前是一片平坦辽阔的荒原,依稀能看到远处的村庄。

    “嗯?”

    但在这时,聂天猛然转身,看到远处有一座十多米高的高台,在平坦荒原上,极为显眼。

    “是祭台!”

    聂天目光微凝,随即看清楚,那高台竟是一座祭台。

    等他再仔细看时,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不由得眼神一颤。

    祭台之上,数道铁锁如黑蛇缠绕,死死地捆绑着一道瘦弱的身影。

    而在祭台周围,有数百人正在围观,吵吵嚷嚷的,似乎非常愤怒。

    聂天眉头紧皱起来,身形瞬动,狂奔过去。

    到了距离祭台数百米的位置,他终于看清楚祭台上的身影。这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脸颊苍白如纸,两只手被铁链锁住,身上插着几十把匕首利刃,殷红的鲜血,不停地流出,落在祭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