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铁血残明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质押
    “咱们目标不是击败流寇,那太高估了这几百人的守备营,我只是要将安庆的防卫能力超过周围的地区。”</p>

    “二哥的意思是让流寇知难而退。”</p>

    “当有狼追来时,我不必跑得过狼,只要跑得过一个人便可。”庞雨指指周围的地形,“安庆北山南河,西边是湖广,东边是庐州府,流寇总是有路可去。桐城审问俘虏可知,流寇的精锐马兵都有厮养,除了奔波之外,日子跟个老爷一样,流寇能战的也是这群人。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都能获得物资,何苦要冒险与强兵拼命。只要守备营能给与其前锋痛击,便可能让流寇后队转向其他地区,如此用最小的代价让安庆得保,争取壮大的时间。”</p>

    “那二哥仍是要攻击流寇的轻骑前锋。可流寇都是马兵,咱们这些步兵一冲就完了。”</p>

    “桐城附近都是丘陵,官道周边布满水田塘湖,至少那些骑兵能跑的地方不多,咱们那长矛兵挡不挡得住马,我还真不敢确定。”庞雨有点想抓抓脑袋,不过随即想起自己是个将官,赶紧压下这个念头。</p>

    当日见到的流寇骑兵漫山遍野,但毕竟不能撞上城墙来,守在城墙上是有一定安全感的,若是野外遇到骑兵怎么打法,庞雨还没有一点底气。</p>

    何仙崖出主意道,“再弄些刀车什么的挡住官道,应该能挡住马,如此能守着安庆平安,也是二哥的大善心。”</p>

    “这个打法只能守得安庆一时,若是周围府县被反复破坏,流寇就无法再获得足够补给,到时还是这数百兵马的话,必定挡不住他们。”庞雨叹口气,“我们缺兵,实际缺的是银子,去桐城不光是演练,也要看看有没有银子出处。”</p>

    ……</p>

    两日后的南郊旷野上,六百名士兵列队完毕,五个百总局排成了一个三排的红色战阵,在午后的阳光下严整肃立。</p>

    桐城南城墙上人头涌动,每个垛口上都挤了几个脑袋,城外也围聚着许多百姓。虽然城外的断壁残垣还在,但多了不少的生气。</p>

    与安庆那些只是看热闹的百姓不同,桐城居民给这支小小的军队报以热烈的欢呼,除了安庆守备营,没有任何一支军队会在桐城得到这种待遇,因为里面多半的军官和士兵都是桐城子弟,曾经与桐城官民并肩奋战。所以守备营列阵时候的一阵小混乱,也被他们自动忽略了。</p>

    杨尔铭等县衙官员也在南薰门的城楼观阵,一众官吏见到庞雨比以前还要亲切。杨尔铭受到周围热烈气氛的感染,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p>

    “庞将军去了安庆两三月,军阵更见威武,实乃安庆百姓之福。”</p>

    庞雨赶紧谦虚道,“还是壮班在桐城打下的底子,没有大人当初的支持,便没有眼前的守备营。”</p>

    杨尔铭脸上少年的笑容更见灿烂,连连摆了摆手,“庞将军刚走之时,桐城人心惶惶,都说没有了庞班头,桐城一定守不住,但凡有些家财的,便要往安庆去。这次庞将军带兵演练,城中听闻此事之后,昨日便满城欢腾,也是解了本官的困了,只是…”</p>

    杨尔铭欲言又止,旁边的周县丞见状连忙让其他人退开一些。</p>

    庞雨看着杨尔铭道,“大人有话但讲无妨。”</p>

    “只是庞将军稍作停留又要返回安庆,城中人心还是难安。”杨尔铭叹口气,“流寇来了数日,恢复却不知要多少年。不知他们下次果真还来,桐城又能否守住。”</p>

    “当不得大人的将军之称,以在下看来,大人甚得民心,桐城百姓历经战阵,定能众志成城,任谁也破不了桐城。更何况如今在下在安庆。这一营兵马就是桐城的后劲,在下会在桐城各门放榜,告知全城百姓,若是有流寇围城,安庆守备营一定会救援桐城。此次行军演练,其实便是对救援桐城的预演。”</p>

    杨尔铭和周县丞听了精神都是一振,庞雨在平乱和守城战中战绩彪炳,又有些莫名其妙的神奇传闻,城中百姓对他建立了强烈的信任和依赖感。</p>

    当时庞雨升任安庆守备,不但桐城百姓,连杨尔铭和周县丞都颇为惊慌,他们担心一旦流寇重临,桐城会被攻陷屠城。这种惊慌情绪在一直持续存在,直到守备营到来才得到释放。现在庞雨说一定会救援桐城,无疑给他们打了一剂强心针,毕竟安庆离桐城也只有一百余里。</p>

    周县丞插话进来道,“庞将军说的可是真的。”</p>

    庞雨点点头,“岂敢欺骗周大人,军中无戏言。从在下收集的消息看,流寇马兵和步兵之间的间隔在三日行程左右,所以在下这次所演练的,是流寇以轻骑突袭桐城,假定咱们在庐江或舒城获得警讯,快马传递到安庆需要两日时间,此时流寇刚好到达桐城,咱们即刻从安庆行军,如同本次演练一样,可以行军两日到达挂车河,在第三日就攻击轻骑状态的流寇。他们经两日攻城未破,人马皆疲惫,后队的步行杂兵尚未赶到,正是最为虚弱的时候,是击败他们最佳的时机。”</p>

    周县丞愣了一会才道,“原来将军这个行军演练,有这许多的道理。”</p>

    杨尔铭认真想了一下庞雨的话才道,“原来庞将军打仗是如此筹划,难怪能两立大功,本官心中踏实了许多。还需要桐城做些什么,将军但讲无妨。”</p>

    “首要便是稳守城池,你们守得越稳,流寇就越疲惫。其二便是尽量更早获得确切的情报,情报越早越准确,在下的准备就越完备。”</p>

    庞雨说完观察了一下杨尔铭,然后接着道,“其他粮草器械之类,大人上次便准备得甚为妥当,应当对自己和桐城百姓有信心。方才说这两点若能做到,咱们不但能守住桐城县治,还要击退流寇保住桐城县境,所以这直接负责守城和情报的人尤其重要。”</p>

    杨尔铭点点头,“本官已将壮班快班满编,班头一直未有任命,正好庞将军对壮班快班的老人最为熟悉,不知能否推荐一二。”</p>

    庞雨顺着杆道,“阮劲此人敢于任事,心细胆大,又曾前往庐州府各地查探流寇情形,可当得此重任。在下大胆举荐阮劲。”</p>

    杨尔铭没有任何犹豫,“本官也是如此想的,早就觉得阮劲此人可当大任,那壮班快班都由他一人管了。”</p>

    两人几句话就完成了交易,这对双方都是有利之事,庞雨让心腹得到了两班班头的任命,能维持对桐城的影响力。对杨尔铭来说,得到庞雨救援的保证,任命阮劲并不是什么损失,如此能维持与安庆军事力量的紧密联系,对作战救援本身也是有利的。</p>

    周县丞微笑着没有说什么,心里实际还松了一口气,实际上他原本打算在两个班头里面安排一个自己人,人选也定了。但随着时间过去,情况越来越清晰,各处破城后的惨状四下传播,被追问逮拿的官员数不胜数。</p>

    对于他们这样的官员来说,守城既是保官也是保命,庞雨的支持对桐城就十分要紧,别说让阮劲兼任,此时庞雨就算说让条狗来当班头,周县丞也会一口答应。</p>

    此时城外一声炮响,军阵开始往前移动,随后一声喇叭,军士齐声嘶喊声震四野。阵前长矛齐齐放平,在鼓点中演练刺杀,上万围观的百姓又齐声叫好。</p>

    城楼上众人也都在围观,这个位置是最好的观察点,庞雨稍稍看了一下,阵列比平时要乱些,刺杀动作也不如平时干净。大概是围观的人多了,让士兵有点紧张,光是有人看着就能影响士兵,真正面对千万敌军的时候,就更不用说了。</p>

    但这也是演练的目的,就是尽量让士兵熟悉战争中可能遇到的情况,多少能减少一些失误。</p>

    庞雨偏头看看杨尔铭,仔细打量一下之后凑过去低声道,“大人又长高了不少。”</p>

    杨尔铭听了也凑过来低声道,“我按着你说的,多吃多晒太阳,果真是有用。”</p>

    “大人有否加一点跑步。”</p>

    杨尔铭左右看看道,“没有合适的地方,也就是在后衙走几圈,要是去城墙跑步,让下人看到笑话。”</p>

    庞雨低笑两声道,“大人这身份倒确实不便,可以换做跳绳,也是一样的有用。”</p>

    “跳绳也有用?”杨尔铭点点头,“那明日叫人买一根回来。”</p>

    “那大人只能关在房中跳,更不能让下人看见了。”</p>

    两人互相看一眼,同时笑了起来。</p>

    庞雨笑着的同时,眼角看到唐为民在后边朝自己张望,等杨尔铭转回去观阵的时候,也朝唐为民打了个眼色。</p>

    ……</p>

    等到庞雨和唐为民见面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傍晚时分,唐为民拿了拜帖和礼品,到了他送给庞雨的小院门外求见,门口的哨兵立即通报了进去。</p>

    今日庞雨就住在家中,守备营则住到了叶家老宅,庞雨根据与杨尔铭的协议,在六门张贴布告,公告会在流寇围城时救援桐城,所以庞雨又临时改变了计划,让守备营在桐城驻扎两日,训练城中调度行军和城墙防御,让军队熟悉桐城的情况。</p>

    城中百姓对这支放大版的壮班可谓极度拥戴,庞雨在桐城的人气再度攀上顶峰,不但县衙待他如上宾,城中一些士绅也设宴款待,直到第二日的晚饭,才腾出时间单独和唐为民见面。</p>

    此时刚敲了更鼓,街上行人稀少,唐为民此时过来,也免去人多眼杂。别人怕宵禁,他这个财政局长自然不怕,没有哪个巡街的更夫衙役敢问他话。</p>

    “庞大人啊。”</p>

    唐为民进门就要下跪,庞雨连忙扶住他,“唐兄使不得,你我兄弟讲究这些就见外了。”</p>

    “难得庞大人不忘贫贱之交,去年此时,庞兄弟得因缘开窍,恍如昨日啊,想来是天要保我桐城生民。你我因此结缘相知,该当也是天意。”</p>

    “能与唐兄相识,是小弟的福分才对,仍叫我庞兄弟便可,不可生分了。”</p>

    庞雨两人客气完毕,让那个笨手笨脚的丫鬟收了礼品,庞雨便请了唐为民进了外厅,这外厅就在水池边,就是用于接待客人的,以前的主人比较小资,厅堂虽小却颇为雅致。里面刚好摆下一张方桌,已经备好酒菜。</p>

    庞雨端起酒杯先敬唐为民,要喝的时候才发现杯沿有个缺口,心中骂了那丫鬟一句,还好是自己拿到破杯子,不然唐为民还以为自己是故意要给下马威,当下闷不做声,把杯沿转了半圈一口喝了。</p>

    三轮过后,唐为民放下杯子看着庞雨道,“前几日阮劲回来,说庞兄弟清扫盛唐渡青皮喇唬,一举掌控渡口,做得干净利落,唐某赞叹不已,当日高兴也喝了几杯,未想这么快又能与大人把酒言欢。”</p>

    庞雨哈哈笑了两声道,“跟唐兄不说假话,所谓廓清江徒之类,只是公家的说辞,兄弟到哪里都要找生财的路子,码头就是拿来赚钱的。”</p>

    “庞兄弟还是快人快语,我辈该求财时便求财,此事人伦之常,何用避讳。”唐为民笑道,“当日阮劲还带了庞兄弟的信来,说有事与在下商量,今日特意赶来,听庞兄弟吩咐。”</p>

    “哎,哪敢说吩咐二字。”庞雨再给唐为民把酒加满,“我不与唐兄绕圈子,找唐兄商量钱的事。”</p>

    唐为民身体往后稍稍仰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原位,“庞大人请说,只要唐某办得到,一定不敢推脱。”</p>

    庞雨放下酒壶看向唐为民,“每个县衙都预征一年赋税,以防第二年有灾荒等意外之情,这银子是收在账上,往年都放出去给典行、钱庄生息。兄弟找唐兄商量,便是这预征的赋税,守备营百废待兴,要有实力救援桐城,还需要招募更多兵员,巡抚衙门拨付的银钱不堪急用。所以在下想着,我按现价的利钱给唐兄,请唐兄贷给守备营周转所用,当然还另有一份心意给唐兄。”</p>

    唐为民听完看着桌面,皱眉想了片刻道,“庞兄弟说得明白,你我兄弟间不说假话。往年是贷给数家大族的典铺、钱庄,最多时甚或十数家。既然是庞兄弟要用,利钱即便少一些,贷给守备营也无不可,只是毕竟是县衙公中的银子,若是只贷给守备营一家,这数量就不是小数,在下也要问明白…庞兄弟用何物质押?”</p>